放蕩不羈的書畫奇才唐伯虎

在古代畫家裏,相傳要數唐伯虎最放蕩不羈了。唐寅(1470—1523),字伯虎,一字子畏,號六如居士、桃花庵主等,明憲宗成化六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時生,故名唐寅。漢族,吳縣(今江蘇蘇州)人。他玩世不恭而又才氣橫溢,詩文擅名,與祝允明、文徵明、徐禎卿並稱「江南四才子」,畫名更著,與沈周、文徵明、仇英並稱「吳門四家」。他恃才傲物,自詡為「江南第一風流才子」。

他年少時,聰明過人,後來,在科舉考試中,因冤枉受牽連進科場舞弊案入獄。出獄後看破紅塵,浪跡天涯,藐視權貴,玩世不恭,過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文人生活。

唐寅王蜀宮妓圖 絹本,設色,縱124.7厘米,橫53.6厘米,北京故宮博物院藏

後來,在朋友們的勸說下,在民間以賣畫為生而名噪江南,他狂稱自己是「江南第一風流才子」,並刻了這麼一個印章。唐寅的山水、花鳥都很工整秀麗,如《雪山行游圖》。同時,他的仕女畫特別的洒脫飄逸。代表作有《夢蜀宮伎圖》、《秋風紈扇圖》。他畫的仕女,體態與唐宋仕女有別,形體單薄,已沒有了唐人的健康氣質,呈現出某種病態美的氣質。

構圖活潑、筆法明快,是唐伯虎大多數畫作給觀者的第一印象。在一些表現大面積山體、岩石的畫作中,唐伯虎會把那些山石畫得歪歪扭扭,以加強畫面的生動性,這就比沈周和周臣兩位老師的作品要具有更多的動感; 但是千萬不要以為山石歪斜只是一種小聰明。唐伯虎在打腹稿時是有大智慧的,他的許多大幅畫作在構圖上有過事先的精確計算,空間的呼應保證了畫面的總體和諧,光線的明暗又處處在強調那些對比的強烈,因此同樣題材的作品,唐伯虎表現得比老師們更有空間感,更有裝飾感,引人注目。

明唐寅東籬賞菊圖 立軸紙本設色縱134厘米橫62.6厘米上海博物館藏

以賣畫為生,就要面對求畫者的喜愛與口味,並且儘量滿足之。但如果一味迎合,那麼也很快會被大浪淘沙而去。唐伯虎有不少「為某某先生作」的畫作,但是卻仍有精彩的可觀之處,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,不管創作的出發點是什麼,在拿起毛筆時,唐伯虎是非常敬業的。

唐伯虎擅山水、人物、花鳥,其山水早年隨周臣學畫,後師法李唐、劉松年,加以變化,畫中山重嶺復,以小斧劈皴為之,雄偉險峻,而筆墨細秀,佈局疏朗,風格秀逸清俊。人物畫多為仕女及歷史故事,師承唐代傳統,線條清細,色彩艷麗清雅,體態優美,造型準確;亦工寫意人物,筆簡意賅,饒有意趣。其花鳥畫,長於水墨寫意,洒脫隨意,格調秀逸。除繪畫外,唐寅亦工書法,取法趙孟頫,書風奇峭俊秀。有《騎驢思歸圖》、《山路松聲圖》、《事茗圖》、《王蜀宮妓圖》、《李端端落籍圖》、《秋風紈扇圖》、《枯槎鸜鵒圖》等繪畫作品傳世。

唐寅《秋風紈扇》  上海博物館

這幅圖的左上題詩說:「秋來完善合收藏,何事佳人重感傷?請把世情詳細看,大都誰不逐炎涼。晉昌唐寅。」

圖中一名手持紈扇的仕女,徘徊在庭院中,她的面容清秀,神態失意、傷感。這幅圖純用白描,帶有寫意;衣服的紋路頓挫轉折,遒勁飛舞,表現出秋風吹來的感覺。背景簡單,給人蕭瑟寂寥的感覺,烘托出仕女的傷感,點出了主題。

唐寅的《落霞孤鶩圖》  上海博物館

這幅圖上有唐寅自題:「畫棟珠簾煙水中,落霞孤鶩渺無蹤,千年想見王南海,曾借龍王一陣風。」《落霞孤鶩圖》的近景中,有一個人坐在樓閣中,遠望着落霞孤鶩,表情惆悵,人物雖然很小,但是卻畫的很精緻,是一幅人與景物並重的山水畫,相當少見。

唐寅的《陶谷贈詞圖》 故宮博物院,台北,台灣

《陶谷贈詞圖》畫的是一則歷史故事。《南唐記事》記載:宋陶谷出使江南時,自恃是上國來的使者,擺出不可侵犯 的驕傲態度。因此韓熙載便命家姬秦蒻蘭偽裝成旅社工友的女兒,陶谷看到秦蒻蘭的相貌秀麗,便喜歡上她了,還作了一首詞送給她,詞名叫做《風光好》。過了幾 天,李後主設宴招待陶谷,陶谷再次擺出正人君子的模樣,李後主便舉起酒杯,令蒻蘭出來勸酒唱歌,歌詞就是陶谷所寫贈的,令陶谷狼狽不堪。此圖便是在描寫贈 詞時的場面。

唐寅《層樓拔嶂圖》

此軸為唐寅藝術成熟期典型作品,行家所謂「大開門」者。通體筆墨謹嚴,無一樹一石懈怠,一點一划遲疑。此畫傳承有順,曾為清代收藏家劉恕、現代著名鑑藏家王季遷等案頭珍品,更兼品相上乘,實屬難得。

明,唐寅繪,《錢塘景物圖》軸,絹本,設色,縱71.4cm,橫37.2c。

畫作自題七絕並署款:「錢塘景物似圍屏,路寄山崖屋寄汀。楊柳坡平人馬歇,鸕鶿船過水風腥。唐寅。」鈐「□郡」(白文,殘,應為「吳郡」二字)、「唐白虎」(朱文)、「學圃堂」(朱文)印。

此作在流傳過程中曾經遭受損壞,唐寅題詩的頂端部分「錢」、「寄」、「船」字均為後世所補全。本幅下方二藏印模糊不可辨。

圖畫崇山棧道,游騎翩翩,草閣遊人獨坐,江中漁舟游弋。山石、樹木取法南宋李唐、夏圭,用筆方硬細峭,刻畫精到,點景人物形態自然,風格細秀,顯示了作者早年規步南宋「院體」風格的繪畫功底。

明唐寅守耕圖卷 故宮博物院藏

明唐寅步溪圖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

此圖寫高士步溪賞景。圖中巨峰突兀,雜樹成林,枝隨風擺,溪水微波,高士於溪畔橋邊仰首而望,若有所思,畫面清秀中有濃重,柔潤中見雄健。

明唐寅江南農事圖軸

畫中呈現江南水鄉,溪流貫穿,平疇風和,農夫于田中插秧,漁夫撒網捕魚,有人卸擔叫賣,行舟穿橋而過,熙游往來,一派江南四月景色。此畫顯現唐寅早歲以細筆作畫,工夫周到,樹叢屋宇,人物舟橋,乃至遠山在望,唐寅畫來,妥貼安穩,這正是專業畫家的本事。畫景自下而上,右左相互錯接,畫中景現於眼前,其意境令人回歸田園,在山村水郭,如聞牧歌,江南佳勝,不必樓台煙雨,翠綠千頃,自然是詩境,更是文人畫家用意所在,後代評唐寅是融合南北宗畫風,本幅即是一例。本幅雖無年款,就畫風論,訂為唐寅三十五歲所作(1504)。

明唐寅李端端像

明唐寅西洲話舊圖軸 上海博物館藏

「醉舞狂歌五十年,花中行樂月中眠。漫勞海內傳名字,誰信腰間沒酒錢?書本自慚稱學者,眾人疑道是神仙。些許做得功夫處,不損胸中一片天。」

 

資料來源:每日頭條

本篇發表於 歷史文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