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情畫意:世事一場大夢,人生幾度秋涼?(秋分詠秋)

一剪梅·紅藕香殘玉簟秋

朝代:宋代 作者:李清照

紅藕香殘玉簟秋。輕解羅裳,獨上蘭舟。

雲中誰寄錦書來,雁字回時,月滿西樓。

花自飄零水自流。一種相思,兩處閒愁。

此情無計可消除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

譯文

荷已殘,香已消,冷滑如玉的竹蓆,透出深深的涼秋。

輕輕的脫下羅綢外裳,一個人獨自躺上眠床。

仰頭凝望遠天,那白雲舒捲處,誰會將錦書寄來?

正是雁群排成「人」字,一行行南歸時候。

月光皎潔浸人,灑滿這西邊獨倚的亭樓。

花,自顧地飄零,水,自顧地漂流。一種離別的相思,牽動起兩處的閒愁。

啊,無法排除的是——這相思,這離愁,剛從微蹙的眉間消失,又隱隱纏繞上了心頭。

木蘭詞·擬古決絕詞柬友

朝代:清代 作者:納蘭性德
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

等閒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

驪山語罷清宵半,淚雨霖鈴終不怨。

何如薄倖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

譯文

與意中人相處應當總像剛剛相識的時候,是那樣地甜蜜,那樣地溫馨,那樣地深情和快樂。

但你我本應當相親相愛,卻為何成了今日的相離相棄?

如今輕易地變了心,你卻反而說情人間就是容易變心的。

我與你就像唐明皇與楊玉環那樣,在長生殿起過生死不相離的誓言,

卻又最終作決絕之別,即使如此,也不生怨。

但你又怎比得上當年的唐明皇呢,他總還是與楊玉環有過比翼鳥、連理枝的誓願。

虞美人·春花秋月何時了

朝代:五代 作者:李煜

春花秋月何時了?往事知多少。

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

問君能有幾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譯文

這年的時光什麼時候才能了結,往事知道有多少!

昨夜小樓上又吹來了春風,在這皓月當空的夜晚,怎承受得了回憶故國的傷痛。

精雕細刻的欄杆、玉石砌成的台階應該還在,只是所懷念的人已衰老。

要問我心中有多少哀愁,就像這不盡的滔滔春水滾滾東流。

西江月·世事一場大夢

朝代:宋代 作者:蘇軾

世事一場大夢,人生幾度秋涼?

夜來風葉已鳴廊。看取眉頭鬢上。

酒賤常愁客少,月明多被雲妨。

中秋誰與共孤光。把盞悽然北望。

譯文

世上萬事恍如一場大夢,人生經歷了幾度新涼的秋天?

到了晚上,風吹動樹葉發出的聲音,響徹迴廊里,看看自己,眉頭鬢上又多了幾根銀絲。

酒並非好酒,卻為客少發愁,月亮雖明,卻總被雲遮住。

在這中秋之夜,誰能夠和我共同欣賞這美妙的月光?

我只能拿起酒杯,悽然望著北方。

蝶戀花·檻菊愁煙蘭泣露

朝代:宋代 作者:晏殊

檻菊愁煙蘭泣露,羅幕輕寒,燕子雙飛去。

明月不諳離恨苦,斜光到曉穿朱戶。

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。

欲寄彩箋兼尺素,山長水闊知何處?

譯文

清晨欄杆外的菊花籠罩著一層愁慘的煙霧,蘭花沾露似乎是飲泣的露珠。

羅幕之間透露著縷縷輕寒,一雙燕子飛去。

明月不明白離別之苦,斜斜的銀輝直到破曉還穿入朱戶。

昨天夜裡西風慘烈,凋零了綠樹。

我獨自登上高樓,望盡那消失在天涯的道路。

想給我的心上人寄一封信。但是高山連綿,碧水無盡,又不知道我的心上人在何處。

天凈沙·秋思

朝代:元代 作者:馬致遠

枯藤老樹昏鴉,

小橋流水人家,

古道西風瘦馬。

夕陽西下,

斷腸人在天涯。

譯文

天色黃昏,一群烏鴉落在枯藤纏繞的老樹上,發出悽厲的哀鳴。

小橋下流水嘩嘩作響,小橋邊莊戶人家炊煙裊裊。

古道上一匹瘦馬,頂著西風艱難地前行。

夕陽漸漸地失去了光澤,從西邊落下。

淒寒的夜色里,只有孤獨的旅人漂泊在遙遠的地方。

微信公眾號: 小一時空 整理編輯

(圖片源自網絡)

本篇發表於 歷史文學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